您的位置:美霖网首页 > 修身养性 >

搜索:

阳货第十七

2012-02-23 06:39 来源:未知 阅读:

阳货第十七

  本篇内容涉及面广泛,包括政治、礼乐、诗教、道德、人性 等各个方面,还有几章涉及到当时“家臣执国政”和叛乱的情况, 具有史料价值。全篇原文共26章,本书选23章。

圣人的虚与委蛇



【原文】

   “阳货欲见孔子①,孔子不见,归孔子豚②。孔子时其亡③也,而 往拜之。遇诸涂④。谓孔子曰:“来!予与尔言。”曰⑤:“怀其宝而 迷其邦,可谓仁乎?”曰::“不可。好从事而亟(6)失时,可谓知乎?” 曰:“不可。日月逝矣,岁不我与。”   孔子曰:“诺,吾将仕矣。”

【注释】

  ①阳货欲见孔子:阳货又叫阳虎,季氏的家臣,这时已把持季氏的大权, 成为孔子所说的“陪臣执国命。”(《季氏》)“见”,在这里为使动用法,是阳 阳货想去拜见孔子去拜见他的意思。②归孔子豚:归同“ ”,赠送;豚:乳猪。  ③时其亡:等到阳货不在家。时:伺;其,代指阳货;亡,无,不在。  ④涂:同“途”。⑤曰:以下几个“曰”字后面的话均为阳货自问自答。  (6)亟(qi):屡次。

【译文】

阳货想让孔子去拜见他,孔子不去拜见他,于是他便送给孔子一只乳猪。孔子等他不在家的时候前往拜谢,不巧在路上遇见了。阳货对孔子说:“来!我跟你讲话。”于是说:“怀藏本却任凭自己的国家混乱,这可以叫做仁吗?”然后又自己回答说:”不可以。想为国家做一点事却屡次失去时机,这可以叫做智吗?”接下去又说:“不可以。日月流逝,年岁不等人啊。” 孔子于是说:“好吧,我要做官了。”

【读解】   

  虚与委蛇是一种表面顺随,实际上敷衍应付的态度。对于有些人胡搅蛮缠,我们既跟他讲不清道理,也犯不著与他针锋相对,于是便采取这种虚与委蛇的态度、所以,虚与委蛇实际上也是一种知人处事的技巧。
  我们看到,圣人有时也是要用这些技巧的,这里就是一个例证。
  阳货可以说是鲁国的一个坏人,但他却得了势,气焰如日中天,不可一世。不过,他对孔子还比较尊敬,也很看得起孔子,一再希望拉孔子出来为他做事。而在孔子看来,他是连季氏都不知的,“陪臣执国命”的野心家,根本不可能替他效力。所以,当他想让孔子拜见他时,孔子不去拜见他。阳货不愧是一个政客,他有他的办法,这就是趁孔子不在家时送了一只乳猪到孔子家里去。 因为根据当时的礼节,大夫送东西给士,如果士没有亲自在家受,就得回拜还札。殊不知孔子也自有高明之处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也趁阳货不在家时前去拜谢。不过,人算总归不如天算,他们二人竟在路上碰上了。这下阳货可高兴了。抓住孔子的自问自答来看,我们不得不承认阳货说话还是很有一套的,抓住了孔子经常谈论的仁和智两个话题,句句都打在点子上,使你不得不承认他讲得很有道理。所以孔子等他说完后便答道:“好吧 我要做官了。”
  当然,后来的事实证明孔子并没有做阳货的官。所以,孔子的答辞不过是虚与委蛇,敷衍应付他罢了。因为不愿意在大街上受他胡搅蛮缠,又不愿意直接得罪他,甩开他就走。
  那么,孔子是不是老于世故、圆滑取巧呢?
  应该说不是,而只是一种通权达变的待人处世技巧,就像他 在“直”和“信”这两个问题上的通权达变态度一样。事实上,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,处理各种各样的事,如果一味地刚直,一味地守信,一味地嫉恶如仇, 不仅待不好人,处不好事,自己也将受到伤害。说起来还是“缴缴者易污,浇浇者易缺”的道理。所以,有时候来一点虚与委蛇,应付应付也不是什么老于世故,圆滑取巧的问题。关键是要看你 对什么人,处什么事。如果毫无原则地一律虚与委蛇,那当然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相关文章列表